56.打了再说

序号 56 作者露雪霜 全文字数 3240字

(猎人--我的名字叫雷奥力56.打了再说) “你们小俩口打架关我什么事呀~?!” !!!! 太阳**上血管暴跳,正在打架的两个人速度突地增快愈发打得火热了。 密如骤雨的扑克牌和念针凌空飞射,或侧身躲避或迎刃而上,凶险万分的风暴中心让小小酒吧完全沦陷。真皮沙发被锋利的扑克牌流弹彻底废掉,海绵、弹簧晃悠悠地暴露在外。念针更是齐根没进坚硬的钢管里,那些不幸中针的炮灰甲乙丙全都像被放气的人形气球一样完全瘪了。 断发丝丝飘落,熟知西索的战斗方式,伊尔弥谨慎地与之保持距离。跳跃,潜藏,反攻追击,混乱的酒吧里打起架来完全不顾场合的西索和伊尔弥所到之处硝烟四起碎屑飞溅。 回击漫天索命扑克牌,转身连连跃走,身后排排酒瓶全都炸开,浓烈的酒香扑鼻浓呛。 一道黑色闪电冲进两人之间。 踢打反击。银光无声飞闪,单臂搂住伊尔弥的腰旋转,雷奥力用手术刀把锋利的扑克牌齐齐拦截在空气中。 “很抱歉~~”的97 “是我先碰嫂子~~不过,打架归打架,让女孩子的脸破相很恶劣呀~”眼眸先是怜惜地看了看伊尔弥被扑克牌划破的脸颊,视线转而落在同样浑身细碎伤口脸色却愈发阴沉的西索身上。 伊尔弥嘴角还来不及弯起便被雷奥力那声“嫂子”给生生煞到。 知道他喝醉了,但是—— 扫腿摔开雷奥力,被气炸的伊尔弥甩手一打念针就往雷奥力身上去。 这样的温柔“怜惜”,还是让给西索吧!!!!!!!!! 破风的拳头、彪悍横腿不约而同齐齐招呼到雷奥力身上。 “切~~吕洞宾还是不要当的好。”默~嘴巴真毒,把被他气得仪态全无的伊尔弥比喻成狗狗了。帅气的黑发随着回旋踢打激荡飞扬,嘴角带着小小嚣张的笑,雷奥力交叠双臂挡住横扫千军的横踢。后背撞飞无数的桌椅,被踢飞十几米远的雷奥力无所谓地抖抖手臂上的灰尘。 侧头躲开飞射而来的道道念针,比暗器不怕多,雷奥力阴险银针的速度没有最快只有更快。 “~果然是俩口子~”面对着枪口一致瞄准自己的西索和伊尔弥,暗黑内心爆发的雷奥力挑衅地笑了。 “好久没有打过这么有质量的群架了,虽然人数少了点~”随手把手术刀扔在一边。 雷奥力松了松紧绷的脖子,垂下的手心从容地压缩聚集起绿色的念力。 因着雷奥力的搅局,原本打得不可开交的西索和伊尔弥默契地放开全身念力,矛头直对完全不在状态的雷奥力。的92f “嗯呵呵~♥很美味~~”西索瞳孔骤地收缩,肩膀颤抖不已,猩红的舌头舔上有些干涩的嘴唇。 “我的家庭医生恰巧就在附近。”抖了抖被雷奥力拳头砸到发麻的手指,伊尔弥突然冒出一句让雷奥力找不着北的话。 所以,尽情扁他!!! 矛头直指雷奥力,西索和伊尔弥合作无间的暴力拳脚截封雷奥力的攻击。 醉酒的雷奥力,视觉迷朦,单纯的靠身体本能应对来势汹汹的凶险夹击。一踢一转一俯首,看不清眼前的事物,百分百处于战斗状态的神经完全享受这**疼痛的刺激。酒不醉人人自醉,酒精麻痹了多余的感官,开启的心眼愈发清晰透明。看不到谁是伊尔弥,谁是西索,战斗神经网里是最直白简单的打斗反应。那两个人,只是两个数字化的上万战斗数值而已。 轰隆隆~~!!的26 用“硬”护着的手臂鲜血淋淋,硬抗下元气弹的西索更加兴奋起来。 实在太美味了~~醉酒的雷奥力~~任性的黑暗味道比那个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见过一次这个招术的半成品,没想到完全成型的念弹会有如此威力。只是网球大小的绿色念力弹就可以把自己身上的“硬”防攻破。 弯腰后仰,雷奥力躲开无声而至的念针。 嚓~~~脚底一滑,流了满地的美酒让雷奥力差点摔倒。 呃! 肚子被接连而至的拳头打中,双臂抗住凌厉的顶踢,嘴角染红的雷奥力从桌椅尸体堆里爬了起来。 “很~讨厌~的地板~”黑发下的双眸寒光凌厉。凝固静止的空气,黑发飘扬,丝丝游走的生命气息不受控地朝雷奥力体内涌去。 “该死的讨厌啊!!!!!!!!!!!!”怒吼声中,绿色念力愈发白炽化,刺眼的光球绿光没过眼前的一切。的f9 黑夜的习习凉风中,面无表情的雷奥力停在黑暗的空中。脚下,是被夷为平地的一片空旷,几分钟前那里还是一家酒吧来着。被划破的黑色衬衣徐徐舞动,温热的血液自伤口处汩汩而下,滴落。 “呃~”被风吹了吹发胀的脑袋,喝醉的雷奥力不由得打了个酒嗝。 “好晕~~” 咻~~~~~~~~~的387 酒气上涌的雷奥力又坠机了。 速度更快一点的伊尔弥跃进黑暗的半空中把坠落的人打横抱在怀里。 “哎呀呀~~又晕了♥?”火红的头发被炸开了,西索无所谓地拖着两条血淋淋的手臂踩在玻璃化的平地上。的88a “下次再把他灌醉试试看,不过瘾呢~~♠” “一条手臂2000万。”看都不看西索,后背被炸焦一大片的伊尔弥转身离开。 耸肩,算是达成共识。 “老~~老板~~~”平地角落,一个完整的酒柜突兀地立在那里。 “老板~~你醒醒啊~~~”唯一还清醒地酒保颤抖地晃着已经不省人事的酒吧老板。 撑起发抖的脚,又咚地摔倒下去。 口吐白沫,年轻力壮的小酒保也经不住生命力被抽走大半的虚脱晕倒在酒吧老板身上。 两个仅有的幸存者,战斗力为0—— 喝醉了的雷奥力,神经只能感觉到一些比较强的人而已,阿门。 …… “混蛋西索,给我去死~~” 戴着金边无框眼镜,酷酷的医生完全不理会雷奥力的梦呓,继续把他粘血的破碎衬衣剪开。 旁边的伊尔弥和西索,已经包扎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因为雷奥力最后那一记超大型的元气弹,受伤最重的反而是这两个人。一个是世界级顶尖杀手,一个是宇宙级超级BT,默~~ 没有穿上衣,上身缠满绷带的伊尔弥端正地坐着。至于西索,狭长的眼眸诡异地眯起,仿佛把雷奥力的诅咒当赞美来听。 但是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可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即时受了伤,只要一睡着,雷奥力惊人的睡相就再度重现。啪一声拍走医生的剪刀,雷奥力居然骨碌碌地转身缩成一团背对着医生继续睡觉。 看了眼钉在墙壁上的剪刀,太阳**上挂着可疑井字的医生强化系念力全开,干脆用绷带把雷奥力不听话的手绑在病床的铁架上。 嘶—嘶—— 用不着对雷奥力那么温柔,医生直接用手把他身上的衬衣粗鲁地扯掉。才刚清理完身体上的鲜红血迹,原本想给雷奥力缝合伤口的医生索性把手中的针线扔了。 这个人是什么体质啊?! 吸收路人甲乙丙等的生命气息过多的雷奥力,身上的伤口居然在以诡异的速度自动复原。 “少爷,这个人可不可以送实验室?”镜片闪着白光,医生对他的身体十分的感兴趣。 扭头,军姿稳坐的伊尔弥只是用圆溜溜的黑眼珠子瞪瞪地看了医生一眼。 “是我逾越了。” 鞠躬,医生继续处理雷奥力身体其它处的伤口以及血迹。 “嗯哼哼~~我很想知道呢~~”看在眼里,西索还没消退完的杀念又要开始沸腾了。实际上,西索和伊尔弥身上的念力也被无差别地吸走不少。 “等他酒醒了,好好地问问他不就行了。”嘴角勾起一抹俏皮的笑,伊尔弥也很、想、知、道呢。 空气有点凉~~不知道大难临头的雷奥力又缩成一团了。